搜索 解放軍報

長征路上,九個炊事員和一口行軍鍋的故事看完讓人淚目……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謝方祠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11-19 08:44

九個炊事員

■謝方祠

“九個炊事員、一口行軍鍋”,是紅軍長征中著名的故事之一。長征是人民軍隊歷史上最具史詩色彩的大規模軍事行動,其行軍路線之漫長、戰鬥程度之激烈、自然環境之艱苦,為人類戰爭史上所罕見。在頻繁的作戰和艱難的行軍中,炊事員既要肩挑背扛必要的炊具,又要盡力保障官兵能喝上開水吃上熱飯,任務十分艱鉅,體力消耗極大。本文記述了紅3軍團某連9個炊事員克服重重困難,保障該連勝利完成二萬五千里長徵的感人故事。這9個炊事員盡職盡責,默默奉獻,前仆後繼,勇於犧牲,用自己的生命保證了戰友們在長征途中“除了戰鬥減員以外,沒有因飢餓而犧牲一個人”。他們用生命傳承的不僅是一口普通的行軍鍋,更是堅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使命擔當。

長征的時候,我在三軍團的一個連隊裏當司務長。我們連只有九個炊事員,炊事班長姓錢,小矮個子,麪皮黝黑,平時不大説話,是我們江西吉安人;副班長姓劉,中等身材,好説個笑話,是江西興國人;挑水的老王,也是我們老鄉。其餘幾個人,可惜我把姓名都忘記了。

那時候,天天行軍、打仗,上級為了減輕炊事員的負擔,規定每人只准挑四十斤,可是,他們都打了埋伏,把糧食裝在銅鍋裏,每個人都挑有六七十斤。開黨小組會的時候,他們還給我提意見,説我只知道照顧炊事員,不關心戰士,萬一到前邊弄不到糧食,部隊吃什麼?他們都是為戰士着想啊,我沒有什麼話説,只好讓他們多挑些。

行軍路上,炊事班最熱鬧:鍋撞碗,刀撞盆,“叮叮噹噹”亂響一陣;副班長老劉還不時講個笑話,唱個山歌,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戰士們一見就説:“看,我們的戲班子來了!”走得高興了,他們還打着哨子飛跑,就像六七十斤的挑子沒放在肩上一樣。

可是,炊事班在行軍中是最辛苦的。中途部隊休息,他們要燒開水給指戰員們喝;宿營時,他們又要安鍋灶、劈柴火、洗菜、煮飯,每夜只睡兩三個小時。

部隊進入廣西之後,山區人家少,糧食供應有了困難,這就更加重了炊事班的工作。他們經常要翻過好幾座山,跑到部隊的最前面去買穀子。穀子須把皮碾掉才能吃,有一次,他們不知從哪裏找了個小石磨,班長怕以後找不到石磨,就花錢向老鄉買了下來。於是炊事員又增加了這一百三四十斤重的笨傢伙。後來,副班長又在路上拾到一個破篩子和一個破簸箕,也把它挑上了。從此,炊事班不再叫戲班子,而被戰士們稱作“小磨坊”了。

不久,部隊在貴州土城的東南山上阻擊敵人,我們連堅守在前沿陣地上。炊事班被隔在後面,幾次派人送飯都被敵人打回來。戰士們一天一夜沒吃飯啦,副班長急得圍着鍋灶直轉圈。他和幾個炊事員嘀咕了一陣,對我説:“司務長!讓我和老王再送一次吧!”他把飯背在身上,就跟老王走了。我們站在山頭上看着他們,只見老王在前,副班長在後,飛快地從敵人的封鎖線上跑過去。我們正想拍手叫好,敵人的輕機槍響了,老王一個跟頭栽倒了,緊接着,副班長也倒下了。我和戰士們一陣難過,都認為他倆犧牲了。誰知到了半夜,他倆又回來了。副班長開玩笑地説:“我們上閻王爺那兒去報到,可小鬼不讓我們進門!”原來他們是為了欺騙敵人故意倒下的。靠他們的機警,到底把飯送上了陣地,保證了戰鬥的勝利。

一出貴州,炊事班長就鬧眼病,兩隻眼紅通通的,腫得像個桃,但他還是挑着七十多斤的擔子,拄着棍子跟着部隊走。開始,他的眼睛只是淌眼淚,後來流起血水來,可他還是不閒着,總要找點活兒幹。

進入雪山之前,上級通知我們輕裝。我們把不必要的炊事用具都扔掉,只挑着可供全連吃一兩天的糧食。另外,每人還帶了些生薑、辣子和十幾斤乾柴。

樑子大山很高,部隊整整爬了一天。山上空氣稀薄,到處是白花花的積雪,樹枝上也都是冰花。爬到山頂,有人實在走不動了,就坐下來休息。可是一坐下就起不來了。炊事員便趕緊上去喂生薑,灌辣子水,把他拉起來。這時,炊事員又都變成了衞生員。炊事班的口號是:“不讓一個戰士犧牲在山上!”但就在搶救戰士的時候,有兩個炊事員卻倒下了,不論我們怎麼喊,怎麼喂生薑、灌辣子水,都無濟於事。這是我第一次悲痛地看着炊事班的戰友犧牲在身邊。

到了毛兒蓋,部隊休整了一個時期。在這裏每人又準備了十天干糧,我們炊事班還多準備了一些青稞麥。

進入草地的第二天,炊事班長又向我提議:“司務長!戰士們走爛泥地,腳都泡壞了,不燒點熱水燙燙腳怎麼行呢?”我不是沒想到這一點,而是覺得草地行軍炊事員比戰士更辛苦,擔米、做飯已經夠受的了,怎能再加重負擔呢?我沒同意。可是一到宿營地,他們就把洗腳水燒好了。戰士們都異口同聲地讚揚炊事班。

情況越來越嚴重。有一天早上,一個炊事員挑着銅鍋在我前面走,忽然身子一歪倒下去,一聲不響就犧牲了。第二個炊事員從我身後跑過去,鐵青的臉上掛着眼淚,拾起銅鍋又挑起走。

草地的天氣變得快極了:一會兒是狂風,吹得人睜不開眼;一會兒又是暴雨,淋得人直起雞皮疙瘩。正午,雨下大了,部隊停下休息,炊事班趕忙找個地方支起鍋,燒薑湯、辣子水給戰士們解寒。湯燒開了,剛才挑銅鍋的炊事員端着碗往戰士手裏送。他剛把薑湯遞給戰士,便一頭栽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僅僅半天工夫,眼睜睜地看着犧牲了兩個同志,怎能不傷心呢?

第五天晚上宿營時,連長要給炊事班補充幾個戰士。這事讓炊事員們知道了,他們推舉班長去見連長。班長對連長説:“連長,絕不能在連裏抽人,影響部隊的戰鬥力。犧牲同志的擔子,我們擔得起!”連長考慮了一下,覺得他的話有道理。那時候我們連經過幾次戰鬥,一百多人只剩下三十多個,也實在不能再往炊事班裏調了。

剛到後半夜,老錢偷偷爬起來燒開水。我知道他昨天還發高燒,要他休息,但他怎麼也不肯休息。於是我便起來幫助他。我望着他矮矮的個子,消瘦的面孔,不禁想起許多往事。

我們是鄰居。他沒有一個親人,是孤單單的窮漢子。後來我們家鄉來了紅軍,他就參加了革命。那時我還在家裏,他常跑來找我:“老謝!你還不快參加紅軍?蔣介石騎在咱們頭上拉屎,三天兩頭‘圍剿’、進攻,你能嚥下這口氣?”在他的宣傳和影響下,我才參加了革命。長征路上,他最辛苦。行軍時,幾十斤的擔子挑在肩上,從不讓別人換;宿營時,總是要別人休息,卻把活兒搶過去自己幹。長此下去,他瘦得皮包骨,大家勸他多注意身體,可他總是説:“沒關係,我又能吃,又能睡,累不倒。”他對戰士非常關心,就是在連續行軍的情況下,也千方百計想法改善生活。打土豪分到了醃魚、臘肉,自己從來捨不得嘗一嘗,全都留給戰士們。因此,戰士們一提到他,總是非常自豪地説:“有我們的錢班長在,就別愁餓肚子……”

我正想着,班長又在旁邊催促我:“老謝,你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就行了。”他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路。藉着火光,我發現他臉上滾動着黃豆大的汗珠。我覺得有點不對頭,剛要問他,只聽到他用低沉的聲音對我説:“老謝,給我點水喝!”這時水開了,我忙把鍋蓋掀起來,忽聽身後“撲通”一聲,回頭一看,老錢倒在地上不動了。我急忙走前幾步伏在他身上,叫着,喊着。灶膛裏火光熊熊,他的身體卻在我的胸前漸漸變冷了。有的人死在戰場上,有的人死在酷刑下,而我們的錢班長卻死在他的崗位上——鍋灶前。

炊事員們醒了,連首長、戰士們都來了,大家沉痛地淌着淚。

第二天,銅鍋又被另一個炊事員挑着前進。每天宿營,部隊還是照常有開水和洗腳水。

部隊到達陝北的時候,那口銅鍋擔在我的肩上。連長看見了,低下了頭;戰士們看見了,流出了眼淚;我呢?眼淚早就幹了。大家嘴裏不説,心裏都知道,炊事員們全犧牲了。可是,在最艱苦的長征中,我們連的戰士,除了戰鬥減員以外,沒有因飢餓而犧牲一個人。而那口標誌着烈士們功績的銅鍋,仍被珍貴地保留在我們連裏。

謝方祠 出生於1907年,江西泰和人。文中身份為紅3軍團某連司務長。新中國成立後曾任總後綏芬河基地轉運站站長。1979年1月逝世。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