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在共建共治共享中拓展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作者:韓秉志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0-25 14:39

“十三五”期間,我國不斷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加快推進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一張新型社會治理的發展“藍圖”日漸清晰,讓社會治理成果更多、更好、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

作為黨和政府聯繫、服務羣眾的基層組織,社區建設是社會治理的重要基石。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城鄉社區治理工作,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社區是基層基礎,只有基礎堅固,國家大廈才能穩固”“社會治理的重心必須落到城鄉社區,社區服務和管理能力強了,社會治理的基礎就實了”。這些重要論述的提出,實現了從“社會管理”到“社會治理”的飛躍,為提高社會活力、推動新時代城鄉社區治理提供了根本遵循。

隨着基層黨組織領導、基層政府主導的多方參與、共同治理的城鄉社區治理體系不斷健全,基層羣眾自治深入發展,社會力量協同作用日益顯現,城鄉社區建設進入快車道。民政部公佈的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全國社區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對城鄉居民實現全面有效覆蓋;全國城市社區綜合服務設施覆蓋率由82%上升到92.9%,農村社區綜合服務設施覆蓋率由31.8%上升到59.3%。

在社會治理過程中,黨員幹部毫無疑問是聯繫服務羣眾的中堅力量。當然,社會治理並非基層黨組織的“獨角戲”,而是各方力量的“多重奏”。諸如如何制止小區裏車輛佔道停放、如何讓居民自覺維護環境衞生等問題,如果僅靠人力引導,一件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足以讓基層幹部“跑斷腿”。而用“大合唱”式的治理方式,讓每個居民擔當社區治理的“主角”,不僅事半功倍,還能提升居民參與社區治理積極性和生活幸福感。

“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擺大道理,村民聽不進;空講法律知識,村民聽不懂。農村治理出現的這些情況,曾讓不少村幹部十分頭疼。2018年12月,民政部等七部門聯合發佈《關於做好村規民約和居民公約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到2020年全國所有村、社區普遍制定或修訂形成務實管用的村規民約、居民公約,推動健全黨組織領導下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現代基層社會治理機制。

小規矩帶來大變化。“講衞生,好習氣,環境美,有秩序;倒垃圾,不隨意,磚瓦柴,擺整齊……”這首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屯莊營鄉後營村男女老少人人知曉的順口溜,是該村制定的村規民約。由於村規民約由村民自己制定,執行起來也有強烈歸屬感、認同感。

“通過引導羣眾廣泛參與村規民約制定、修訂、管理和監督,真正讓羣眾的事羣眾辦,大家的事共同操心、一起研究,形成了人人關心家鄉發展,家家參與村務管理的濃厚氛圍,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打下了更為堅實的羣眾基礎。”邯鄲市肥鄉區委書記李書平表示。

在大數據時代背景下,科學技術正日益成為促進新時代社會治理體系創新的重要抓手。無論是社區網格化管理模式的實施,還是綜合性信息服務平台的構建,其背後都以信息技術的進步為支撐。我們看到,羣眾辦事“只進一扇門”、處理糾紛“最多跑一次”……當“繡花功夫”把治理脈絡沁入到城市每個細胞,改變的不僅是面貌,更是從源頭上推動“治理”逐步邁向“智理”。

改變的是方式方法,不變的是執政為民的初心使命。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鬥爭中,廣大城鄉社區組織、社區工作者和居民羣眾一道,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同甘共苦,用責任和擔當書寫了生命至上、舉國同心、捨生忘死、尊重科學、命運與共的偉大抗疫精神。而這種抗疫精神,又轉化為全面推進基層治理的強大力量。事實證明,社區疫情防控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保障居民羣眾生活、助力復工復產作出重要貢獻,彰顯了我國社會治理的制度優勢。

展望“十四五”時期的社會治理路徑,既要看到我國社會大局總體穩定的基本態勢,也要正視各類矛盾風險交織疊加、社會治理面臨複雜形勢等問題和挑戰。“當前,我國正處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攻堅期,社會工作要進一步明確目標,開展精準而有效的服務,促進人民福祉的提高,服務於國家發展和社會穩定大局。”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王思斌説。

加強社會治理,最根本目標是為了更好服務羣眾。今後,要順應社會結構、社會關係、社會心理等發生的深刻變化,突出問題導向,着力在共建共治共享中拓展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韓秉志)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