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聆聽戰史,革命精神激勵我奮進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徐夢函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11-20 08:20

聆聽戰史,革命精神激勵我奮進

■海軍潛艇學院教研保障中心文職人員 徐夢函

陽光透過白紗簾灑進窄窄的小屋,老人背窗端坐,白髮因光照而微微發亮。他的面容因逆光稍顯不清,但低沉緩慢的聲音把人的思緒一下子帶回到那段艱苦的戰鬥歲月。

“1950年冬,朝鮮冷得錐心刺骨,志願軍們穿着薄薄的棉衣趴在雪地裏……”説到這,老人停頓了一會兒,聲音忍不住顫抖,“有人手指頭凍得黏在一起,有人腳都凍掉了,但戰友們仍堅持執行任務。”

老人名叫宋士元,是海軍潛艇學院離休幹部,曾參加抗美援朝戰爭。我一直對革命前輩充滿敬仰之情,親耳聆聽老英雄講述那段戰鬥經歷,震撼力和衝擊力更加強烈。

宋老穿着老式軍裝,一枚軍功章在胸前格外耀眼。

“敵軍投擲的炮彈鋪天蓋地,我被炸開的碎石塊割得滿臉鮮血,身上多處負傷。”談及軍功章的來歷,他回憶,“雖然渾身劇痛,但看到旁邊的戰友生命垂危,我就鉚足勁把他背到數公里外的醫療站,最終他脱離了生命危險。”

講至悲壯處,宋老忍不住流下淚水,整個房間蒙上了一層肅穆之感。

只要還有一口氣,中國軍人就會憑藉血性膽魄和頑強意志戰鬥到底;條件再艱苦,中國軍人也會把黨和人民賦予的神聖使命銘記於心。聽完一段段慷慨激昂的戰史,英雄們保家衞國的偉大精神深深感染着我。

從宋老家離開後,我感到手中的筆變成了一杆“槍”。它是我的武器,我要學習發揚抗美援朝精神,握着這杆“槍”在崗位陣地上衝鋒陷陣。

敲響下一位革命前輩的家門,毛傳信老人微笑着招呼我們進屋。屋內陳設簡單樸素,毛老坐姿筆挺,雙手置於膝上,眼神炯亮。

“像被火燒一樣又疼又癢,皮膚水腫,後來化膿流水。”毛老指着自己的胳膊説。在一次為修築工事砍伐漆樹的任務中,不少戰友對漆樹的毒性汁液過敏,他的過敏反應尤為強烈。當時戰場上缺乏專業醫療用品,他和戰友只能咬牙硬挺。

一次,毛傳信負責在觀察哨裏偵測敵情,敵軍朝觀察哨連續發射3發炮彈,觀察哨表面的土石樹枝重重地壓在毛傳信身上。

“幸虧敵人用的是穿甲彈,不是爆破彈,我身體沒啥大問題,就趕緊從土堆裏爬出來回去報告情況。”毛老笑着説,“大隊長囑咐我要更加小心,我又回到觀察哨裏繼續偵測了。”

毛老回憶講到,戰場上他時不時發現棉大衣上多了好幾個彈洞,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打上去的。

後來拜訪的幾位革命前輩,他們有的是文化教員,有的是汽車班班長,有的是組織幹事……雖已滿頭華髮,聽力視力不如從前,但回憶起在抗美援朝戰場的一幕幕,他們眼神中那團烈火,仍在熊熊燃燒。

在這些不同視角的片段中,我看到一條清晰的脈絡貫穿始終,那就是偉大抗美援朝精神。在朝鮮戰場上,志願軍將士面對強大而兇狠的作戰對手,身處惡劣而殘酷的戰場環境,拋頭顱、灑熱血,以“鋼少氣多”力克“鋼多氣少”,譜寫了驚天地、泣鬼神的雄壯史詩。

入職以來,我有時會因為任務急難險重而鬱悶,但仔細想來,革命前輩用鮮血和生命換來了如今的幸福生活,我們要銘記抗美援朝戰爭的艱辛歷程和偉大勝利,甘於奉獻、堅韌向前。

回程路上,耳畔似乎響起激昂的衝鋒號角聲。這次學習經歷對於踏入文職人員方陣近兩年的我而言,是彌足珍貴的財富。“心中醒,口中説,紙上作,不從身上習過,皆無用也。”作為軍隊文職人員,我要緊跟革命前輩的步伐,雄赳赳、氣昂昂,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在強軍征程上激勵自己不斷奮進。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